太阳城亚洲

太阳城亚洲_欢迎您

太阳城亚洲_欢迎您

专属定制 免费打样 品质卓越

当前位置:太阳城亚洲 > 关于 >

正文 【V002章】 离弦一箭之威(修)

文章出处:太阳城亚洲 人气:发表时间:2019-08-30 01:24

  本书关键词:正文 【V002章】 离弦一箭之威(修)无弹窗、正文 【V002章】 离弦一箭之威(修)全文阅读

  正文 【V002章】 离弦一箭之威(修)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b章节名:【v002章】 离弦一箭之威(修)/b

  漆黑的夜里,她只能借着天空中那不甚明朗的月光摸索着前进,细嫩的双手紧握着缰绳,已经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,血肉与缰绳粘黏在一起,分都分不开。

  直到跨下的马儿受了惊,疯狂的小道上奔跑,将虚弱的她甩下马背,手与缰绳强行分开,疼得撕心裂肺,整个手掌鲜血淋淋。

  身体砸落进路边的草丛,夜月渺有一瞬间的昏阙,迷迷糊糊中只听到马儿嘶鸣着跑远,她想追上去,却是力不从心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从黑暗中睁开了双眼,她不知道现在几更天了,挣扎着从草丛里站起来,一次又一次的摔倒。

  她想就这么放弃,想到为了让她离开,与山贼拼死搏斗的伊心染,不禁悲从心来,她一定要站起来,一定要回到锦城,一定要找到救兵。

  “夜月渺站起来,你可以的。”咬着牙,染血的双手死死的拽住可以抓握的草,夜月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一阵眩晕袭来,险些再次倒下去。

  “九儿,你等着姐姐,姐姐会找人来救你的。”咽了咽口水,强忍着不适,一步三晃的行走在小道上,月光拉长她的身影,道不尽的悲凉。

  “不能睡,夜月渺你不能睡……”好热,她的身体好热,连呼吸都觉得好压抑,喘不过气来似的。

  一句一句,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不能倒下去,夜月渺重重的拍打自己的脸颊,让自己保持清醒,不昏睡过去,她要回锦城。

  一时的疼痛并不能让她时刻都保持清醒的状态,不过十来米的距离,她仿佛走了一年那么久,唯一有不断的拍打自己的脸颊,才能让她缓慢的挪动脚步,哪里有路就朝着哪里走,坚定心中回城的目标。

  寂寞的夜里,那一下下不知轻重的巴掌声格外的响亮,格外的刺耳,不时惊醒林中休息的鸟儿,扑腾着翅膀飞原栖息的枝头。

  起初,巴掌打在脸上,夜月渺还能知道疼,渐渐的,她已痛得麻木,挥手的动作成了惯性,她压根不觉得疼。

  心里那个声音很坚定,那就是她要回锦城,她要去战王府,她要找人出城救九儿。

  尘,如果你脱离了危险,肯定会出城寻找九儿跟我的对不对,老天爷,你睁开眼看看,让我找到他们,九儿一个人对付那么多的人,她肯定会吃亏受伤的。

  “发现了什么,快说?”即便这条小道出现得诡异,夜绝尘依旧下令顺着小道前进,寻找伊心染跟夜月渺的踪迹。

  小道的入口仅有五人并排行走般大小,前进一百米之后视野变得极为广阔,同时也让夜绝尘一行人提高了警惕。

  对于雁不归里面出现的神秘组织越发的好奇,他们到底是什么,何时隐藏在夜国境内,背地里干着何种勾当,都是急需调查清楚的。

  倘若他们是敌国的奸细,这些年来夜国又有多少的情报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他们掌握,每思至此,后背都忍不住发寒。

  “回王爷,前面发现大量的血迹,还有一些零乱的马蹄印,草丛里拖行的痕迹像是坠马所致。”

  伊心染不会骑马,那就很可能是表姐夜月渺,又是血迹又是坠马的,听得他心惊肉跳,一颗心卡在嗓子眼。

  弯曲的小道上,乱石林立,石尖上有干涸的暗红色血迹,能够想象得出,马儿在道路上飞快的奔路,前蹄撞击在乱石上,碰出了血,然后马儿受了惊吓,加速发狂的奔跑。

  坐在马背上的人被狠狠的甩了下来,连续滚动滑行掉进路边的草丛,以至于被压得扁平的草面上都有零得的血迹。

  有一处草丛的草被死死的压在泥土里,血迹最多,那一堆被连根拔起的草皮显然是受了很大的力,当时躺在这里的人应该体力透支,咬牙坚持拼命的拽着这些草才勉强站起来,紧接着摇摇晃晃的顺着前方那条路走去。

  对于一个摔倒在草丛里,意识不怎么清醒的人来说,道路上堆积的碎石很可能被她当成了山峰,因此,她只会朝着没有碎石的路离开。

  一滴一滴洒散在路上的血迹,可以证明,受了重伤的她,铁定是顺着这条路离开的。

  “看这里的情景,应该只有一个人,难道王妃跟长公主没有在一起。”南荣陌晨脸色晦暗难明,他跟轩辕思澈本是护着夜月渺离开雁不归的。

  谁知道最后会掉进那个陷阱,当他醒过来,只看到头部受了重创,血流不止的轩辕思澈,长公主却不见了。

  好不容易他将轩辕思澈弄醒,两人搀扶着在那个漆黑的洞里寻找夜月渺,久寻未果,阴差阳错居然走出了那个洞,到了白日里烤鱼的湖边。

  想想也对,夜月渺是跟他们两人在一起不见的,伊心染是跟夜绝尘分开的,她们两个人不是在同一个地方不见,又怎么可能走到一起。

  地上那么多的血,必然是受重伤受致,长时间得不到救治的话,流血也会流死人的。

  “九儿惧怕骑马,肯定不是九儿,珠花是皇姐头上的。”捡起草丛里染血的珠花,夜绝尘紧握在手中,沉声道:“顺着有血迹的方向继续找。”

  夜月渺是他的亲姐姐,一母同胞,他既担心伊心染的安危,同时也担心着夜月渺的安危。一个男人流这么多的血都会昏阙,更何况一个女人。

  “尘,咱们兵分两路,你领一队人马继续追寻长公主的下落,我带一路人顺着这条路搜寻,看看能不能找到王妃的下落。”

  从马儿奔跑的方向来看,眼前这个三岔口的右边道路,是夜月渺骑着马逃出来的方向,左边那条路应该是马儿将夜月渺甩下来,跑走的方向。

  夜月渺受伤离开的路是中间那条,南荣陌晨心中所想,他相信不管是夜绝尘还是轩辕思澈,心里都明白。

  “一路小心。”黑眸一暗,夜绝尘双拳紧握,他也知道走南荣陌晨说的那条路,最有希望找到伊心染,可他不能丢下夜月渺不管。

  “你放心,如果有王妃的下落,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南荣陌晨踢了踢马腹,调集一小队人马跟在他的身后,朝着夜绝尘点了点头,整装离开。

  他会找到夜月渺,可他更希望多一个去帮着他寻找伊心染,那个已经住进他心尖上的女人。

  “你不会明白我的心情。”不曾深爱,永远都不会懂,也不能体会他此时此刻的心情。

  换了以前,有人对他说,某天他会因为一个女人而牵肠挂肚,不惜一切,夜绝尘肯定会揍他一顿,说他不会。

  “表哥,我现在就去找皇嫂,你一路上小心。”轩辕思澈心知无法改变夜绝尘的决定,只得调转马头,跟上前面南荣陌晨的脚步。

  他跟南荣陌晨都受了伤,好歹经过太医的诊治,服了药恢复了一大半,可是他的表哥夜绝尘,在雁不归的时候就已经受了很严重的内伤,后来又历经一场大战,伤势更加严重。

  在湖边遇到他跟南荣陌晨时,又与一拨黑衣人大打出手,最后更是抗着他跟南荣陌晨回了城,连口水都没有来得及喝就调集人手,连夜出城展开搜索寻人。

  现在的夜绝尘,全凭着心中的一抹执念硬撑着,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倒下,他的内伤严重到何种程度,他身体上的伤又会不会发炎,导致更严重的病症。

  他不敢开口劝说他先疗伤再寻人,只因他知道,在没有找到皇嫂之前,表哥他是无论无论都不会停下脚步,正视自己的伤。

  “小四,你到前面看看怎么回事,哪来的焦臭味。”只见端坐在棕色骏马上的男人身材伟岸,肤色古铜,五官轮廓柔和而儒雅,湖蓝色的锦袍随风轻扬,好一副翩翩公子哥的,幽暗锐利的黑眸,却又显得狂野不拘,将野性与儒雅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完美的融合为一体,倒是不得不令人多看几眼。

  来人乃是黑风寨的二当家石斑,可谓是黑风寨里出了名的美男子,上上下下几千人的寨子,愣是找不出一个敢与之相比的。

  那些被强行掳进山寨的女子,在没有见过二当家之前都要死要活的,一夜春风之后,态度那可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弯,说是死心踏地也不为过。

  女人在二当家的眼里,那是连衣服都比不上的存在,高兴的时候可以宠你上天,厌恶你的时候可以毫不留情的送你下地狱。

  夏奇是二当家一手提拔起来的人,三当家刘培却是大当家的心腹,表面上兄弟三人相亲相爱,背地里也免不了一番明争暗斗。

  建立黑风寨之初,他们只是占山为王,靠山吃山,偶尔拦劫途经他们领地的商旅,抢夺其财物,成年男人尽数屠杀,漂亮的女人留下,幼小的孩童就放走。近年来,黑风寨的野心越来越大,尤其在与那个神秘组织达成联盟之后,想要得到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多。

  他们开始在锦城周边的小镇掳劫年轻漂亮的女子,强行带回山寨,若三位当家有瞧得上眼的,那就送进他们的房里,供他们享乐,玩腻了之后就丢弃掉,吩咐属下将那些失了贞的女子卖入青楼,赚取丰厚的银两。

  每一批劫来的女子,他们都挑选出其中最美丽的几个,悉心培养之后,安排进黑风寨自家产业名下的青楼,一来很赚钱,二来打探情报。

  无论是江湖上各门各派的情报,还是朝廷清剿土匪山贼的情报,第一时间就能传进他们的耳中,有助于他们即时的做出应对。

  上个月,三当家劫来的那批女人送进青楼之后,打探到了几个对他们而言非常有利的情报,大当家很是高兴,落进三当家手中的权利也越来越牢固。

  素来与三当家刘培不对盘的夏奇,自认各方面都不逊色于刘培,要他屈居刘培之下,自是百般的不乐意。于是瞒着二当家私自带领一队人马离开黑风寨,急于立功请赏。

  昨天石斑看到刘培领了一队人马离开山寨,入夜都不曾回来,打探一番方才知道,夏奇是劫了两个比以往他们劫获的女子都要美丽出挑的女子,三当家那是赶去横插一脚。

  石斑自是满心的不乐意,于是寻了一个借口,带着自己的人离开山寨,意欲一探究竟。

  不可否认,他还有另外的打算,那就是不能让刘培借题发挥,更不能让刘培抢了功劳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跨下的骏马扬起前蹄,长长的嘶鸣一声,石斑紧握缰绳,手掌轻拍马儿的头颅,似在安抚它暴躁的情绪。

  “二当家,客栈全烧没了,火到现在还没有灭,里面全是咱们弟兄烧得黑漆漆的尸体,无一活口。”

  小四手忙脚乱,神色慌张,粗喘着气翻下马背,哆嗦着身子跪在地上,不敢看石斑的脸色。

  夏奇带领的那队人马,不乏武功高强之辈,竟然被人连锅给端了,那该得是多么强大的敌人才能做得到,怎能不令他感觉到恐惧。

  倘若,此时这帮人知道,将近一百名山贼尽数斩杀,最后还放火烧了整家客栈的不是一群人,只是一个被夏奇自己劫来的女人时,该有多么的愤怒,又该有多么的震惊。

  “看得出是什么人做的吗?”那家客栈五年前就建在那里,位置极其隐避,历来都是他们与雁不归里面那群神秘人谈生意聚会的地方。

  出口就是雁不归对面那片美丽澄澈的湖泊,每隔三天那条小道才会显露出来,鲜少有人能走到客栈里面,会是谁泄露了客栈的秘密。

  石斑挂在嘴角的微笑消失殆尽,踢了踢马腹,马儿吃痛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,“加速前进。”

  “是。”小四抹了一把汗,起身上马,继续说道:“二当家,属下还发现一个奇怪的象现,不知当说不当说。”

  “整个客栈里,只有一个地方打斗的痕迹异常严重,其余的地方看不出丝毫有打斗的痕迹。”小四有些欲言又止,以他大致的观察看来,烧了客栈的根本就是一个人所为。

  江湖之中,敢以一已之力对抗数百人的高手,不可能没有名气,但他又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证明来人身份的东西。

  “越说,爷的兴趣越浓。”一抹冷笑在唇角绽开,石斑一马当先消失在弯曲的小道上。

  “快,跟上二当家的脚步。”小四挥了挥手,一群人撒开脚丫子在后面跑了起来,谁也不敢落下。

  一座占地极广的奢华客栈一夜之间,在猛烈的大火之中化为乌有,烧得什么也没有剩下,尤其是那个小院里,一具具的尸体早已经烧成一堆焦炭,散发着刺鼻的焦味。

  石斑接过小四递上的一块手帕,捂住口鼻,蹲在距离他最近的一具尸体旁,查看他的死因。

  一脚踢断脊骨,直接毙命,力道强横至极,竟是将其整根脊梁骨都震得粉碎,纵使能侥幸留下一条命,也成了废人,再也不可能站得起来。

  “二当家的,你怎么了?”小四问得小心翼翼,实在弄不明白,怎么每看一具尸体,二当家的脸色就越是难看,越是阴沉。

  一连看了近十具烧焦的尸体,石斑终于停下了脚步,就着手帕擦了擦手,沉声道:“无一例外,全是一击毙命,并且是出自同一人之手。”

  江湖上,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,赤手空拳,不借助任何的武器,出手便是杀招,只是看着倒在这里的一具具尸体,他都有一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,仿佛亲眼所见他是如何出手的。

  “嗯。”石斑轻点了点头,刘培跟夏奇武功都不弱,不敌对手有可能,逃命的本事应该还是有的,“客栈周围有什么发现?”

  “跟过去。”石斑双眉紧蹙,幽暗的黑眸掠过一抹幽光,翻身上马调头离去。客栈毁都已经毁了,以后跟那群人联络,再换其他地方即可。

  刘培既然活着,由他去交待更有说服力,“仔细寻找队长夏奇的下落,不得有误。”

  “二当家放心,小的早就吩咐下去了。”小四紧随其后,只盼着夏奇早点儿去死,那样他就可以坐稳夏奇的位置。

  “澈,长公主应该就是从这里骑马离开的。”战王府的侍卫寻到这里,分开站成两排,南荣陌晨跳下马背,皱眉紧盯着黑烟直冒的房屋。

  轩辕思澈垂眸不语,蹲身查看地上的尸体,接连看了几具尸体之后,眸光攸的一亮,“一击毙命,这些人肯定全都死在皇嫂的手中。”

  “既然这些人全都死了,皇嫂又去了哪里,会不会被比咱们先到这里的人带走了。”轩辕思澈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又破灭了,在他们赶来之前,这家客栈的门口有清晰的马蹄印,人数众多,显然是刚离开不久。

  就算伊心染能打,抗过那么多人的连番攻击,肯定也有疲累的时候,再来一波人,趁她虚弱之际将她带走,也不无可能。

  “先别想太多,咱们分头将客栈四周仔仔细细的再查看一遍,看看有没有王妃留下的什么线索。”

  一刻钟过去,成为废墟的客栈被翻了一个底朝天,一无所获,“小候爷,门口发现一块石头,上面刻有奇怪的图案,不知道是不是在暗指些什么?”

  “看不懂。”轩辕思澈摇了摇头,双眉紧锁,“你说这条弯弯曲曲的线,是不是有指引方向的意思?”

  整块石头表面光洁细滑,倒像是刻意放置在这个位置,刻在石面上的图腾并不复杂,弯曲的线一端是一个三角形,其中一个点正好指向前面一条小道,另一端则是画着一个酒壶。

  “酒,客栈里面才有酒,这个酒壶代表的是客栈,三角形所指的方向……。”答案呼之欲出,南荣陌晨浑身一震,拉住轩辕思澈的手,沉声道:“咱们顺着这个记号所指的方向走,也许前面还有指引同样的记号。”

  动作利落的翻身上马,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骑行在弯曲的小道上,训练有素的王府侍卫紧随其后。

  突然,一声巨响,惊得南荣陌晨与轩辕思澈跨下的马高扬起前蹄,险些将他们摔下马背。

  “嗯。”南荣陌晨应声,不好的预感刚刚袭来,耳边就响起轩辕思澈惊喜的吼声,“晨,是皇嫂。”

  不看不知道,这一看,南荣陌晨也禁不住浑身汗毛倒竖,艰难的咽了口口水,只见发丝零乱,衣衫残破的伊心染,被七匹狼围困在中间,退无可退。

  “走。”轩辕思澈深吸一口气,一脚踏在马背上,冲进群狼的包围圈,腰间的长剑刺向一匹攻向他的灰狼。

  另一边,南荣陌晨也加入战斗圈,三个人对付七匹狼,险些占足了上风,不至于手忙脚乱。

  闪烁着冷芒的匕首从狼头直接贯入喉咽,穿透了整个狼头,只一刀就取了其性命,伊心染取出匕首,顿时鲜血喷涌而出,染红了她的长裙。

  淡淡的瞥了一眼倒在脚下的黑狼,墨玉般的双眸盯着手中的染血的匕首,伊心染微微侧了侧头,凌厉的目光落到轩辕思澈两人的身上,杀气渐露,仿佛随时都会突然发动攻击一样。

  “皇嫂,表哥找不到你,都快急疯了。”轩辕思澈不敢冒然的靠近伊心染,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表情,不时与南荣陌晨眼神交换信息,他怎么就觉得伊心染好像不认识他一样。

  “……。”如水的眸子看充满迷惑的望着轩辕思澈,反复的呢喃出声,“……夜绝尘…。我的夫君……”

  “皇嫂,我们带你回家,带你去找表哥,只要看到表哥,你什么都会想起来的。”轩辕思澈耐心的轻哄,不敢操之过急,生怕会刺有一瞬间的呆滞。

  手中的匕首滑落在地,伊心染痛苦的抱住脑袋,太多的记忆碎片在她的脑海里炸开,呼之欲出,让她无比的痛苦。

  两只手用力的拍打头部,‘不,我不要九儿受伤害,我马上就离开,尘肯定带着人在找我们,他一定会来救你的,一定会的’,死死的咬住嘴唇,不让自己痛呼出声,伊心染反复的回想着这句话,夜月渺离去前坚定的双眼浮现在她的眼前,那样的清晰,那样的绝决。

  太过疼痛终于让伊心染控制不住跌坐在地上失声尖叫,两张年轻的美丽脸颊渐渐重叠,又突然分开,一左一右的站在她的面前,笑着轻唤她的名字。

  “夜绝尘,夜绝尘,我好痛,好痛苦,救我……”死死的抱住脑袋,咬破了嘴唇,腥咸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开来,似酸似涩。

  轩辕思澈来不及反应,南荣陌晨已经从伊心染的身后点了她的睡穴,结束了伊心染拍打头部的自虐举动,“你是想让她好好的睡一觉,还是继续看着她这么对待自己。”

  “当然是让她睡觉。”摊了摊手,轩辕思澈从怀里拿出疗伤药,低声道:“先给皇嫂简单处理一下她身上的伤,表哥若是看到她现在的模样,不知道该有多心疼,多自责。”

  两人配合默契,利索的给伊心染上好了药,由轩辕思澈抱着伊心染同骑一匹马,返回之前与夜绝尘分开的地方,跟着他留下的记号,就能与他汇合。

  动作轻柔的护着伊心染,让她靠自己的怀里,轩辕思澈不得不放慢骑马的速度,生怕让伊心染感觉到疼痛,只希望表哥已经找到表姐。

  正午的阳光灿若黄金,细碎的光芒照耀得人睁不开双眼,长时间未曾尽食,身体发热的夜月渺头昏眼花,她不知自己走了多远,当她停下脚步的时候,却发现走错了路,距离回锦城的路越来越远。

  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走下去,但她不能停下来,只因她答应过,会带着夜绝尘回去那家客栈救九儿。

  脚步越来越沉重,从黑夜走到白昼,清晨走到正午,全凭着心中一抹执念,她随时都有可能倒下。

  昏昏沉沉的脑子仿如灌了铅似的,沉重得抬也抬不起来,直到一声粗哑的怒喝声,彻底的惊醒了她,令她浑身一颤,整个人僵硬在原地,忘了有所动作。

  “还有力气再逃吗?”拖着一条断了的手臂,三当家刘培面色阴沉的盯着摇摇欲坠的夜月渺,满心的愤怒只想尽数发泄在她的身上。

  夏奇被伊心染劈晕之后,她就缠上了他,见识过伊心染凌厉狠辣的身手,他自是不敢抱有丝毫轻敌之心,小心谨慎的应对着。

  对于伊心染层出不穷的近身攻击,刘培也相当的吃不消,可他又没有办法拉开与伊心染的贴身之战,处处被她压制,回击得极其狼狈。他的右臂,就是毁在伊心染的手中,骨头被她打成粉末,大罗神仙也再难治愈。

  最后,趁着伊心染闪神之际,他终于抓到机会,运足了十成功力的一掌将她打得倒飞出去,负伤狼狈的逃走。

  “别…。你别过来……”她不要再被抓回去,夜月渺惊慌的往后连连倒退,刘培也不着急,享受着她恐惧的表情。

  “你不担心你的妹妹吗?”刘培邪恶的勾起嘴角,擅于利用人的弱点进行死命的攻击,是他人生的第一课。

  “你把九儿怎么了?”混沌的脑子有了片刻的清晰,眼中的惧怕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。

  夜月渺死死的盯着刘培,眸光如冰,却便是满身的狼藉,亦无法掩盖她尊贵优雅的气质,那是与俱来的贵族气息,远非后天培养所能相提并论。

  有些意外于夜月渺顷刻间的心态变化,刘培咬牙切齿的回答,要是可以,他真的会对伊心染下杀手。

  “……不…。不可能……九儿才不会被你杀了,是她杀了你还差不多。”夜月渺情绪绪瞬间淹没了夜月渺,本就昏沉的头脑更是没有多想,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谁的声音也听不进去。

  “凭她,怎么可能是小爷的对手,你还真是天真得可以。”他受的那份窝囊气,奇迹般的看着夜月渺在他眼前崩溃,得到了莫大的满足。

  不单单是夏奇手底下的人,死了个干净,就连他带出山寨的人,也全都死在客栈里。近百人的队伍,最后只剩下他这个光杆的司令,刘培虽是大当家的心腹,可他还真没胆回山寨去,要他如何解释,如何交差。

  难道要他当着黑风寨所有兄弟的面,说自己败给了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还杀光了他所有的兄弟。

  “是你杀了九儿,我要杀了你。”虚软无力的四肢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夜月渺不要命的冲向刘培,抱着同归于尽的执念,嘴里大喊着‘我要杀了你,我一定要杀了你,替九儿报仇’。

  距离此地不过两百米外,夜绝尘勒住缰绳,凝神静听,冷冽跟在他的身后,沉声道:“王爷,好像是长公主的声音。”

  要不然长公主怎么会大叫,‘我要杀了你,我一定要杀了你,替九儿报仇’这样的话。

  马鞭重重的抽在马身上,吃痛的黑马长鸣一声,撒开马蹄子飞快的跑了出去,夜绝尘心跳如雷,呼吸为之一紧,他的染儿怎么会死,不会的,不可能。

  夜月渺柔弱无力的攻击,刘培压根不放在眼里,轻轻松松就握住她迎面攻击而来的一拳,牢牢的控制住她的手,任她如何挣扎都甩不开他的手。

  “就你这拳头,挠痒痒都嫌力度不够。”同样都是女人,伊心染的恐怖,比起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“…。放开…。放开我……”咬着牙,用力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,急得额上冷汗直冒,却是不能如愿。

  刘培冷笑一声,就势夹住夜月渺修长的腿,眸色晦暗,握着她的手只觉得滚烫如火,有种握着沸水烫手的感觉,见她面色不正常的泛着红,低喃道:“该死的,你在发高烧。”

  “你杀了九儿,我不会放过你的,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垫背。”意识已经不甚清楚,夜月渺的潜意识里认为伊心染被刘培杀了,那她就是杀,也要与他同归于尽。

  没好气的冷哼出声,刘培刚想将夜月渺拉进怀里,突然感觉到浓烈的杀气袭来,挺直的背脊猛然一颤,心里发寒。

  “大胆狂徒,还不放开我家小姐。”冷冽出声的同时,身体犹如一只翱翔九天的雄鹰,直扑下抓着夜月渺的刘培,两人短暂的交手,对轰一掌,各自倒退了数步。

  本就抓着夜月渺的刘培反手将夜月渺推到自己的身前,银光闪闪的匕首抵住她纤细的脖颈,仅是一个侍卫的身手就足以与他战成平手,直觉告诉他,黑色骏马背上的男人很危险,稍不留神,他就会尸骨无存。

  “尘,是你来了吗?”努力的睁开困倦的双眼,夜月渺仰着头望着马背上面色苍白,却又不失王者霸气的男人,真的是她的战神弟弟。

  “不许放他走,杀了他,尘你快杀了他。”听到夜绝尘要放刘培离开,夜月渺激动的挣扎起来,叫嚣着不许放人。

  “小姐,你的安危比较重要。”冷冽跟随夜绝尘多年,哪怕是夜绝尘一个不经意间的眼神,他也明白所指何意。

  放刘培离开不过只是一个幌子,只要长公主平安了,想要什么时候取其性命,就什么取其性命。

  “混账,我不重要,他杀了九儿,我要你们杀了他替九儿报仇。”疯狂的摇着头,雪白的脖子不可避免的碰触到锋利的刀口,血就那么流淌下来。

  深邃的墨瞳危险的眯起,夜绝尘双拳紧怕,尤其在听到‘他杀了九儿’五个字时,汹涌的杀气袭卷而来,愣是逼得刘培胸口一阵血气翻腾,狼狈的吐出一口血,双脚打颤,更是紧紧的掐住夜月渺。

  “尘,姐姐对不起你,都是姐姐没有保护好九儿,还要她来保护我……。”说着说着,夜月渺哭了起来,眼泪成串的往下落,腥咸的泪水混合血水里,伤口疼得厉害。

  “让你的人退出十公里外,谁敢靠近,我就杀了她,大不了就是拉着她同归于尽,老子临死都有美人儿相伴,值了。”刘培不傻,一旦他将夜月渺放了,那他也就真的活到头了。

  就他随便瞄的那么几眼,在场的人里面,至少有六七个可以取他性命,还不用为首的夜绝尘出手。

  夜绝尘尚未下令让侍卫撤退,一阵马蹄声接二连三的传来,更是让刘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该死的,难不成他们还有援军不成。

  “表哥,找到皇嫂了。”轩辕思澈的声音传来,欣喜中带着沉重,浑身是伤的伊心染,表哥看了肯定高兴不起来。

  闪动着泪光的双眸盯着靠在轩辕思澈怀里的伊心染,夜月渺紧崩的身体骤然放松了下来,整个人都要靠在刘培的身上,才能勉强的站稳。

  轩辕思澈的一声皇嫂暴露出伊心染的身份,刘培将这些讯息飞快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惊出一身的冷汗。

  不但抓了夜国的长公主殿下,还抓了南国的九公主,现今的战王妃。传闻,南国九公主美绝人寰,倾城绝色,天下无双。

  “你敢动长公主一根头发,本王将你碎尸万断。”夜绝尘挑了挑眉,语气清冷而淡漠,神色丝毫不见紧张。

  “既然怎么都是死,老子就拉着她一起死。”话落,刘培猛然用力,锋利的刀又在夜月渺的脖子上划下一条血痕。

  “老女人,你闭嘴。”他会想到办法救她的,夜绝尘眸色坚定,谁也不能动摇,“冷冽,带着所有的侍卫撤退。”

  “让他们两个也离开。”刘培眼看着所有持刀侍卫都远远撤退,还是担心夜绝尘会突然出手取他性命,整个身子都躲在夜月渺的身后,让夜绝尘就算想用暗箭取他性命,都绝无可能。

  “我们已经答应你的要求,也答应放你安全的离开,至少你也应该表现出一点儿诚意,放了长公主。”轩辕思澈说话的同时,南荣陌晨在一旁等待时机出手击杀刘培。

  这家伙太过狡猾,死死的躲在夜月渺的身后,连脑袋都不露出来,想要杀他,难免会意外伤到夜月渺。

  “只要我安全的离开了这里,自然会放了长公主殿下,毕竟我可不想与朝廷为敌。”

  对峙中的四人,谁也没有注意到,原本被南荣陌晨点了睡穴的伊心染,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,跳下了马背,手中紧握着夜绝尘马背上的长弓。

  三道声音同时响起,轩辕思澈是惊恐,因为他不知道靠在他胸口的伊心染是何时跳下马背的;夜绝尘则是满眼的心疼与疑惑,她竟然拿起了弓箭;南荣百晨的脸色更是古怪,什么时候他点的睡穴那么不经用了,她怎么就醒了。

  拉弓,搭弦,瞄准,伊心染射箭的姿势优雅而英气,没有生命力的长弓到了她的手里,仿佛有了生命,是那样的鲜活。

  “九儿,放箭,姐姐相信你。”夜月渺望着伊心染,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呐喊出声。

  两道截然不同的声音在伊心染的耳边重叠,合二为一,夜月渺的脸再一次与记忆中那张年轻的脸庞重叠,‘嗖’的一声,利箭离弦,直逼夜月渺的面门而去。

  闪烁着寒光的锋利箭头在阳光下刺眼至极,在所有人都以为那支箭会射穿夜月渺的脖子,露出无比惊恐的眼神时,奇迹发生了。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



相关阅读:太阳城亚洲